17k小说网 >> 男生>> 科幻末世 >> 亡者之路之代号摩萨利尔 [书号127106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赌单双怎样下注能赢钱富易堂Rihe88

《亡者之路之代号摩萨利尔》 少校Alex/著, 本章共12985字, 更新于: 2016-01-27 20:00

在六座青铜大罐背后,横陈着一扇无光泽的漆黑大门。其表层上,浮现着繁琐并且斑驳的镂刻。与Alex脖颈上的盘子是同种材料,咋一看去,黯淡无华,倘若身处一座博物馆里,人们只会一眼带过忽略其价值。

也正是这扇沉载着太多血泪与哀伤的大门,令我等走到了旅程的尾端。无数的勇士倒在了征途的血泊之中,他们热爱生活,他们有着期盼归去的妻儿老小,跨越两千年,甚至更久,都在接近它的杀伐中,灰飞烟灭,令人扼腕痛惜。

起初,我仅仅以为,只是一趟简单的罗马之行,而所能获取的报偿,足以摆脱债务苦恼。谁能料想?开着破车离家之后,一晃两个月,所有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从“河边”陆续进发的队伍,至今已惨死了二十六人,对于黑衣人来说,等于折去半数人马。而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连怎么回事都没搞清,便命丧黄泉。

一路之上,不论我还是站在这道门前的其他人,都在想同一个问题,

如此惨痛的代价,是否值得?

Alex颤颤悠悠擎着盘子,不住摩挲,双眼盯着大门中央的巨型圆凹槽,沉默不语。我不知此刻他在想什么,或许即将要面对一个少年时便抛弃他的人,该说些什么;抑或是,他依旧在回味怪人波特临终前对他的只字片语。

“Besson,时间不多了,”刀疤脸依旧神清气爽,尽管浑身带伤,但就跟个没事人般来来回回忙碌,照料斗杀深红巨人倒下的同伴。他抬了抬手腕,看着时间说:“我们还剩三小时,快速了结此事吧。我和你一样,也打算问问被关押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点点头,伸手将盘子置入。只见迦羯罗镜在脱离他手的一刹那,突兀地悬浮在凹槽内,然后大门边角,开始慢慢亮起四条蓝色线脉。盘子由此旋转,逐渐在我们视线里,形成了个球型!

“当硬币飞速旋转时,我们会看见一个圆球!”

这段话,曾多次被记录在怪人波特的笔记里,原来它所暗指的,并不是刺豚舱的机关门,而是这道核心大门。或者说,前者是后者的研究,某种延续!

当盘子转动了十多秒后,嘎然停止,从凹槽摔出落地。同时,整座大厅开始微微颤抖,皇陵之外,传来排山倒海的嘈杂,似有无数号角被吹响!人群一阵骚乱,纷纷探头张望,时隔不久,便在原地雀跃欢呼。

内城恢复了正常,一切拦路的磐石,都灰溜溜地缩回地底。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埃盖翁或深红巨人的树汁气味,感觉极度干燥。正当黑衣发言人打算过去观望时,我们眼前大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Alex脸上展现出一种释然的神态,他闭着眼张开双臂,等待与自己父亲马德兰的重逢。我扶着解码专家肩头,由衷地笑了。这是个倔驴子,认定的事基本扭不回来,而现在这份姿态,说明他酝酿了许久。倘若他能主动放弃成见,再固执的人,也会因此动容。

凡是能站得起来的人,都慢慢靠拢,发言人又开始背过手去,昂首挺胸,似乎在作腹稿。只可惜,大厅里没有香槟酒,只有一具浸泡在蓝色污血里的巨人尸身。

“诶?”Alex久久不见里头有人出来,不由愣了愣,他探头张望片刻,不由迷惑,高叫道:“怎么。。。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喊声,令人群纷至沓来,望着黑洞洞的四方石墩内厅,大家你看着我,我瞧着你,一头雾水,异口同声道:

“人哪?怎么连个鬼影都没有?难道又被耍了?”

整片内厅是个正方形,四周堆着许多背包,门前摆放着几箱矿泉水,铺满一地的食物残渣。放眼望去,布满人类生活痕迹。

“有人啊!我看见了!”我踹开瘦子和口技演员,跨前一步,指着大门喊道:“难道你们都瞎眼了吗?他们不是好端端地,正从地上爬起来,朝着我们大家过来?都摘下夜视眼镜,仔细看看!”

出现在我视线内,正有七个人闻见响动,纷纷爬起身子。或许是我连续用眼过于频繁,外加多次窥探过去痕迹,四方石墩内的人面目不清,只能瞧见个绿色轮廓。

虽然如此,但我仍旧一眼认出了福卡斯和马德兰。老头和照片神采奕奕的形象截然相反,不仅精神萎靡而且气色极差。而前探险队长也同样潦倒,胡子拉碴,用皮圈在脑后扎了长发,和Alex长得十分相像,仅仅是个老年版而已。

“我他妈没戴眼镜!那老东西在哪?”Alex恼怒地一把揪住我,连珠炮般发问:“人在哪?我怎么看不见?”

“他不就在你面前十来米远的地方,好像激动得难以名状。”我耸耸肩,笑道:“你或许该去看看眼科医生。”

我的身前身后,不断传来黑衣人的质疑,内容只有一个,他们什么都没看见,似乎这群人集体出了问题。

“有人,确实有人,虽然看不见,但我感觉到了!”生物学家一哆嗦,肩头猛然下沉,一个趔趄,几乎跌倒。他半蹲在地,嚷嚷道:“有人撞了我!他们正急着出来!”

与此同时,更多黑衣人像被无形力量给撞翻在地,他们探手去摸,想要搞清怎么回事。但挥舞的手,在人影身体中穿透,就像在抓烟雾。

我猛然明白过来,出问题的并不是他们,而是我。因为被解救出来的他们,已经不再是人,而成了幽灵或是其他。总之,他们与正常人,本质上发生了极大的不同!

同时,马德兰走在最后,他在Alex面前停下脚步,朝他伸出手。我本以为他打算拥抱自己的儿子,岂料,老头的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愣愣向他手里的盘子抓去。只见他的手穿透迦羯罗镜,根本拿捏不住!

“你就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子?!”我看着老头久别重逢头一件想到的,就是夺盘子,不由恼了,指着他吼道:“本以为我家老头是个糟糕的人,不料这世上还有你这种父亲!马德兰,你知不知道?二十年前抛弃他,Alex是怎么一路挣扎过来求生的?他天天被街边的孩子打,每个人都叫他杂.种!连续进男童院,扒窃、偷渡、想要忘记一切,心怀怨恨,你毁了他的一生!而当获知你的音讯,失去已久的笑容再度浮现在他脸上!丫的怎么能够如此无情?好在他还拥有我这样的兄弟,与你想比,我们都更像是他的亲戚!”

老头无言地哀叹一声,扭头就走,当他行至大厅尽头,最后看了眼呆站着的Alex,永远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

“完了?这就结束了?”刀疤脸扶起速射枪,迷惑不解道:“一座空屋,连个屁都没有,这就是大家挣扎到最后的结果?罗尼,我们回去该怎么交差?”

“有过人,他们刚离开,颂猜几个全程都拿综合机拍下了。要怎么交差?这的确是个问题,让我好好想想。”黑衣发言人团着手,紧皱眉头,朝着内厅努努嘴,道:“先进去看下,然后再下定论。”

“我家老头长啥样?”Alex依旧在发呆,他望着大门,问。

“你赶紧地,将他忘了吧。这老东西就像你形容的,连个人都不是!”我抹了把泪花,呜咽道:“分离了二十年,他竟然连自己儿子都不看一眼,只想着你手里的破盘子!”

说完我一把拽过他,尾随刀疤脸一干人等,进入内厅。这个地方,空空荡荡,空气里满是铁锈气味。除了他们遗留的背包和满地垃圾,屋子四周墙头镶嵌着三个菱形铁箱,其中一个破损,俩个完好;正北方向有一组巨型石头机器,和刺豚舱内那座十分相似,只是没有杠杆,此刻什么光泽都没有,好似停了电;在内厅正中央,有个圆墩基座,顶端也有个圆形凹槽,大小和大门上的直径相似。

整片内城最机密的核心,既没有堆砌成山的珍宝,也没有任何殉葬品,而且,就连一切墓穴里该有的尸骸都不存在。墙头都是石块本色,毫无雕琢和修饰,完全体现不出帝王家的奢侈大气。与其说这是核心,不如说是个几千年前的猪圈。

众人在内厅来回渡步,迷惑不已,然后将目光集中在一地的破背包上,开始倒腾起来。这种事,瘦子一伙最起劲,我刚回首去看时,这小子已经连续开了三只包,将里头东西都倾倒在地。

不过,背包里也不见任何珍宝,只有替换衣物和食品盒子。敢情这些人跋山涉水跑来摩萨利尔,丝毫不是为了图谋宝藏,而是别有动机。瘦子和口技演员们气得捶胸顿足,一脚将破背包踹得老远。它撞向边上菱形铁箱,发出“咔”的一声,打内里滚出个稀罕玩意。众人眼睛一亮,纷纷走上前去张望,不过,随后便传来他们的唾弃声。人群再度回到背包前,仍不甘心扑空,继续折腾。

我怀着好奇心走上前,捡起地上东西。这才发现,让众人大失所望的,是个方形物件。它的体积十分小,外观像魔方,石头制成,不知派什么用。我尝试扭了几下,竟然可以活动,果然就是只古典玩具。而这样的东西为何会置入核心?我有种感觉,它绝不简单,四周探头张望,见没人注意,便悄然揣入衣兜。

Alex拨开众人,也参与起倒腾,正在翻一只破旧的军绿色背包,周围站着几个管事的。我靠过去围观,见里头掉出本皮本子,上面贴着块黄胶布,这是他爸遗留的东西。除此之外,福卡斯的包也被找到,不过没有打开,让发言人背在肩头。用他的话儿说,这属于公司,需要被回收,任何人都无权触摸。

正在此时,我们身后极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似有似无,飘渺不定,顿时让一干人等双腿筛糠,掏出各种家伙什,摆下阵势。

“哇哦!”解码专家和坦克罗利俩人,突然像被触电了般,一下子从墙前跳开。在他们起先站立的位置,无端出现了一个镜腔般的大圆洞,正打里头渗透出阵阵阴风!

“这个。。。这什么时候出现的?”刀疤脸又拔出他的“兄弟”,将众人拢到身后,咬牙切齿道:“又要开战吗?一天之中拔两次刀,我会倒霉运!来吧,是骡子是马,都出来练练!”

“咳。。。咳咳。。。”

黑洞洞的镜腔没有任何动静,里头的风不断涌来,顿时内厅温度降下了许多。一个年迈的声音,响了起来。

“终于找到了办法?那么就来干掉我这老头子吧。。。”

“你有种出来!我们讲究信誉,一对一!”刀疤脸举起怪刀,挥舞起来,说:“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出来?哈哈。”那个老迈的声音愣了愣,随即大笑起来:“原来你们不是‘他们’一伙的。究竟是何方神圣?这句话该我来问。”

“慢着,老刀,你先将刀收起来。”黑衣发言人朝前跨出一步,按下刀疤脸的手,质疑地望着镜腔圆洞,喃喃自语道:“这声音,太熟悉了,难道是。。。”

Alex一个箭步跃到洞前,打里就那么一张望,不由乍舌,叫道:

“齿轮房?!这就是波特所说的齿轮房?都放下枪,这是误会,天大的误会!里头的正主,才是‘公司’真正目标!”

随着他的惊呼,人群拥了过去,我探了探头,也大吃一惊。只见黑洞洞的镜腔内部,布满森冷漆黑的巨大齿轮,此刻正在慢慢旋转,而老头的声音,正由这道古怪离谱的过廊尾端传来!

“福卡斯!老天啊,是刺豚舱的老爷子!”黑衣发言人高声惊呼,对我们几个一挥手,道:“Besson、军校导教、老刀、还有你坦克,拿上DV跟拍,我们去闯一闯!”

我们四人相视片刻,尾随他的脚步,开始迈入黑暗。发言人为了打消里头躲藏之人的疑惑,边走边呼叫,大抵是些我们没有敌意、我们是来帮助你之类的话。我踩着巨大光滑的齿轮,一脚浅一脚深行走着,数秒之后,我们到达尽头,只见金属地面上,也有一口镜腔般的圆洞,老头的声音,就是打地底传来!

“我来!”坦克罗利将大型摄像机往我身上一甩,扭扭脖子,对着口子大喊:“别害怕,我是波特的朋友!”说完,纵身一跃,跳将下去。

他在底下拍亮几根冷荧光棒,四下一丢,打算搜找声音来源。猛然间他急急跑回镜腔口,满眼惊恐地望着我们,嘴角抽搐,就差便溺失禁!

刀疤脸见状随即跃下,我、Alex和发言人紧紧跟尾。能将粗汉吓成这副鬼样,底下内必出了大事!金属板镜腔距离底下大概是三米,落脚处还有块软垫,我们一行人下来显得异常轻松。

这处密室也十分大,大概是内厅一半面积,满是一根根钢杵子。这些金属机器正像打桩机般不停砸地,发出一阵阵古怪的轰响!而在屋子正中央,有一根三人合抱不过来的巨杵,上面像蛇一般盘着个人影,他的下半身已经消失,完全与之融合一体。这个人全身高度金属化,双眼如炬,紧盯着我们。脸上似笑非笑,不知是何种表情。

他!便是目标人物福卡斯!刺豚舱的福卡斯!(为了方便记叙,以下简称刺豚舱福卡斯与清场者福卡斯)

“你们,是哪个要我出来?我这样能出来吗?”他惊诧地看了我们一会,道:“如果不是清场者福卡斯带来的人马,那么你们又是谁?”

“你就是传说中的福卡斯?上帝啊!好吧,让你出来的人是我,老爷子。”刀疤脸吃惊地不可名状,对他鞠了个躬,道:“可找到你了,我们来自于你儿子阿隆佐名下‘公司’项目组!”

“阿隆佐?你是说我小儿子?他在哪?让他下来啊!”刺豚舱福卡斯一听到这个名字,震骇得张大了嘴,同时淌下金属液体,哀伤地低泣,不停喃喃自语道:“我知道,我就知道,所有的勘探都不是白费功夫,这一天,我终于等到了!”

“不过很可惜,老板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过世。”黑衣发言人让坦克举着摄像机,上前深深鞠了一躬,道:“目前,我是整支队伍的总负责,你有什么疑问,尽可问我,老爷子。”

“唉,又一次擦肩而过,都别拘束,怎么称呼?也叫莱斯利吗?”老头愣了愣,绝望地摇头,问道:“可曾带着他的相片?给我瞧瞧。”

发言人掏出综合机,选择图档,递到他眼前。

“原来长大了是这样,嘿嘿,”他凝视片刻,由衷地笑了:“没想到,竟然比我看上去还老。”

“这是老板去世半年前的旧照,目前只有这些。”发言人顿了顿,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波特人哪?他没对你们解释过?”老头仔细端详我们,道:“我管你们叫孩子们,不介意吧?”

“随你乐意,叫什么都行。波特炸毁悬桥,已经自尽!他死得莫名其妙,至今也没明白他什么意思。”坦克罗利眼睛一热,说道:“相识匆匆,分离也匆匆,他是个好人。”

“原来如此,这也是他的宿命,若没有你们到来,他也迟早会走这一步,由着去吧。”不料老头丝毫不悲伤,扭动了几下僵直身躯。

“你!”Alex不由怒了,他朝前踏出一步,叫道:“他为了救你,或者为了隐埋你们那种不可告人的阴谋,把命都丢了,你竟然这么轻描淡写?别忘了他是你忠诚的员工!”

“这小子是干嘛的?”老头望着发言人,询问道。

“他是马德兰的儿子,也是我们这群人的队长!”

“马德兰?他是叛徒!”老头听完,狠狠地瞪了Alex一眼,吼道:“波特是很忠诚,但他就这样了,追求绝对正义,在他眼中,视一切深入核心之人为仇敌,他不死谁死?只可惜,所有的事他都很清楚,非选择绝路,是拦不住的。”

“介意谈谈吗?我是说没有干扰,交换彼此之心,”发言人让Alex闭嘴,望着刺豚舱福卡斯,问道:“为什么公司老楼会在摩萨利尔?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总部在瑞士?”

“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你想聊什么?我很有兴趣,你先说说你们这条时间线里的往事。”老头指指自己钢板般的前胸,道:“交换彼此之心,由你先开始。”

“我们这条时间线?什么意思?”刀疤脸盯着我们三人,问道。不过没人能回答这问题,不多久,发言人问我要过两支烟,点燃一支递到老头嘴里,开始说起那则萨格勒布曾说起的故事。

“很有意思,原来我在你们这条时间线里早就死了,哈哈。”刺豚舱福卡斯听完后,忍不住大笑,随即剧烈咳嗽起来。他思索片刻,突然发问,说:“你这故事里,有个很奇怪的逻辑错误,如果我死在沙漠,为何要跑到一千英里外的大山里寻找?难道不该在出事地点搜索?”

“具体细节,我们也不清楚,因为总部老楼被人纵火。正如罗尼所说,人们发现你遗留下的笔记,初步判断是你让守护摩萨利尔的人带了回去。至于为什么出发那么多队伍找寻?他们是为钱,为名声,为一切虚无的东西!不像我们,从头至尾只是为了带你回家!”刀疤脸凑了过去,含笑道:“我们这条时间线是怎么回事?”

“一切,都因为世界裂变!我给它起了好听的名称,裂变时代!”老头见刀疤脸笑容可掬,不由用视线撇撇他衣袋,示意再给点一支。刺豚舱福卡斯深吸一口,叹道:“这个世界变了,我与你们,活在完全不同的时间线里。我代表过去,而你们走在全新时代里。不过在你们的世界里,多出一个清场者福卡斯,他和叛徒们让我困死在上面核心里!可惜的是,这群灾星,又让你们释放了!”

“什么叫世界裂变?”众人大惊,慌忙问道。

“世界裂变?这个,要怎么解释?这么说吧,在你们这条时间线里,我是个探险队队长,而在我这条时间线里,却是科学家。身份变了,新旧时代同时存在,这就是研究核心带来的负面影响!”老头快速抽完一支烟,竟然红光满面起来:“也就是说,曾经已发生过的历史,已经不复存在,被新时代替换。除非是很靠近摩萨利尔的人,或者特殊之人才能拥有两份截然不同的记忆!”

“交叉闪电!这些话儿,波特说过,起初一直没明白,你这么一说,就变得透彻了!”我大叫起来,指着老头问道:“第一次发生异动,大概是多久之前?我清晰记得你所谓旧时代的身份!那个脸上有刀疤的,也曾为此迷茫过!”

“六个月前,产生过第一次世界裂变。”老头好奇地望着我,说:“孩子,你靠近一些,你当真有旧时代的记忆?”

“是了是了!六个月前,一切原来就是这么颠倒的!”我抱着脑袋,跪倒在地。

半年前,正是事隔七年与Alex重逢之日,那晚住在酒店客房,对他谈及自己,身份却成了陆军少校。而后被迫加入黑衣人,参加行动,无尽的线索归拢在一起,那就是彻底抹杀了我小市民身份,而真正成了军痞!曾在格鲁吉亚犯下滔天大案的刀疤脸,也一样没有作案记录,照成这种时代混乱的罪魁祸首,正是巨杵上的老头!

“我和你们正巧相反,在我的时间线里,阿隆佐早就丧身。我之所以不断研究,理由与你们一样,想要带他回家!”老头神眼开始变得黯淡,他思索片刻,道:“让我将整件事始末整理给你们。”

(以下是刺豚舱福卡斯有关旧时代的描述)

“时间仍旧是1913年,当时拍下海市蜃楼的人,不是阿隆佐而是福卡斯。见到这幕景色,他完全痴醉起来,然后利用家族庞大资产,苦苦搜找,最终通过石板发现了红色大山的存在。五年后,他组建了一支勘探队,朝着目标进发,而此刻已是少年的阿隆佐,死缠硬磨非得一起跟去,结果这群一无所知的人,就这样懵懵懂懂进入摩萨利尔。

但是,他们中了地底人的埋伏,在激战中,阿隆佐让福卡斯枪中射出的子弹击中前胸,挣扎了几个小时,悲惨死去。虽然打退了土著,但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而在遭到伏击的过程中,他们瞧见一座暗沉的建筑物,也就是第一动力源。这栋建筑不知存在了多久,由谁建造?用途是什么?一切都是谜案。不过它成了福卡斯识别时间线的坐标。

1918年年底,福卡斯回到家乡,丧子之痛让老头肝肠寸断。他无法面对巨变,选择吞枪自尽!而谁能想到?他很快就苏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家医院里,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与此同时他发现,时间成了1926年!这等于他一下子跨越八年,成就另一段人生。此后他继续自杀了好几回,但每次都能复活,这就是他为何自称永生者的缘由。

不论怎么死,自杀或谋杀,吞枪、刀刺、甚至跳楼,他都能在数年后醒来,永不变老,只是时间在流逝。同时福卡斯发现,自己拥有一切记忆,过去发生的,以及住医院里的,全部清晰记得。

而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是他带着队员且战且退,进入过一次核心。当打破某个菱形铁箱,里头流淌的粘稠物瞬间挥发,造成众人集体昏迷。而这些残存的人里,就只有他具有这种体质。”

“等等!你们是怎么进入核心的?”Alex突然一摆手,问道:“也是带着盘子之类的物件硬闯吗?门前有巨人守卫,你们怎么规避的?”

“这正是最奇怪的事,那年进入内厅,大门是敞开着的,当时的我们根本不知盘子为何物。”老头笑了笑,道:“至于巨人,它叫西撒,地底人语‘忠诚勇士’的含义,也是第四颗石卵。我故意放置的利器,阻挡一切入侵者!它只听我调派!你们遭遇它吃了大苦头了吧?西撒也是永生者,会不断复活,嘿嘿。”

“1952年二战结束(他的时间线里也有世界大战),我被公司调去英国,参加一项极密武器研发。在地中海遭遇沉船,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北非法属迦太基王国一家医院里。。。”老头思索片刻,说道。

“什么?Carthage?!”Alex和我异口同声惊呼道:“这国家早在两千年前就被罗马摧毁了!在你时间线里竟然还存在?这可真是牛逼了去了!”

“这个迦太基王国,不同于古代腓尼基人王国。它是后建的,而且还是法国殖民地,又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老头举了个例子,道:“就像现代国家希腊,与古代也相去甚远。”

我俩只得闭嘴,继续倾听。老头又让刀疤脸点燃一支烟,描述起来。

“在医院醒来后,他发现时间已到了60年代,同时自己没有身份不知来历。他给自己老友逐一打了电话,可惜这些号码都已不存在,就连自己院宅,也成了一个游艇俱乐部。正当他为此困惑不已时,一封加急电报联系了他,发件人是他长女,说是在某份画报照片上发现他踪迹。

几天后,来了‘公司’的一群人,接他出院。他回到伯尔尼,听家人唠叨,不由毛骨悚然。原来他在十来年前,陷入一场地底矿井坍塌,人们都以为死了,不料却躺在异国医院里。而被调去英国,参加研究这些事,完全不存在。同时,他注意到,整个公司资产,在短短十年间,上升了九倍,变成1540亿,老头个人控股一下子超过47%!

这所有的疑惑,让他联想起诸多年来所有的怪异。而带来这些巨变的起源,就是摩萨利尔。带着这个疑问,他开始筹建项目组,终于在1976年春天迎来曙光,‘公司’决定开发红色大山。

福卡斯再次重访摩萨利尔。由于前车之鉴,他向地底人表示诚意,表达自己无意搅乱土著们生态环境,选址在城外河沿,由此建立了刺豚舱。而当他进入峡谷,却发现古怪建筑,荡然无存!一切都如梦似幻,似乎从不曾存在过,当年袭击自己的地底人,也同样不记得他!

他那时就已知道,世界被改变了!时间轴发生了异动!

此后询问土著代表,得到的答案也是痴人疯话,神经出了问题。只有一支部族,对他开始产生戒心,并且禁止舱子人员接近峡谷深处。

他整理所有的困惑,得出个可怕的结论。那就是自己目前在另一条时间线里,这半个世纪里,地底核心被人再次入侵,他们或许干了同样的事,造成新旧时代交替,自己那一份回忆,真正成了传奇。

不论怎么变化,阿隆佐始终是童年丧生,他发现,自己已找不回最初的切入点,即起源时代。之后,他们发掘出石卵群,‘公司’开始进驻,刺豚舱成了总部,他暗中争权夺利,终于一手控制公司,转入核心机密研究,那便是跨入了传导学科!”

说到此,他忽然停了下来,然后环视我们一圈,似乎在等待众人发问。

“好像有个叫赫伯的传导员!究竟什么才是传导?”Alex一拍脑袋,叫道。

“那是个特殊部门,研究员共十七人,赫伯是其中之一。”老头铅灰的脸庞,变得神采奕奕。他兴奋地说道:“所谓传导,即是跨入光导领域,这才是刺豚舱研究的核心内容!用最简单的词来形容,那就是回到过去!”

“回到过去?虽然你的说辞让人听得一愣一愣,尤其对我们这些科学盲而言。既然你每次苏醒能跨越好些年,回到之前会很难吗?”我撇撇嘴,叹道:“不理解这之中区别。”

“这之中区别太大了!跨越数年后和回到起源点,是截然不同的。两者做个比较,前者是小溪,后者就是大洋。不然,我又何必苦苦追寻?祈求上天要回我的阿隆佐?”福卡斯苦笑一声,道:“通过一系列实验,我们总共往过去输送了几十具尸体,但只有三具通过时间轴线,分别到达上世纪40年代和70年代,而且都成了活人。这代表什么?这代表我们刺豚舱,已经领悟到怎么操控时间的计算方式!”

“都是女性尸骸吗?”刀疤脸托着下巴,沉思道。

“对,只有女性遗体,才能顺利跨越时间轴线。当行进到这一步,我开始研究怎么让男性遗体回到起源点。同时,我得出计算方式,若要找回阿隆佐,就得到达古怪建筑出现的这条时间线。目前悟出,这样的时间点可能有旋盘纽带七条,而我的起源点是第五组线,这才是正确的时间点!公式很快被验证,我开始带队进入核心。而谁能想到?此刻内城出现了六名守陵人,它们瞬间撕碎了所有的人,只对我视而不见,这才得以仓皇逃生!”

“原来所谓尸蜕就是这么来的!”Alex忽然仰起头,质问老头道:“那么,我爸马德兰,真真切切死在这座地底坟场了?”

“尸蜕?有意思的名称,我觉得很好。可以这么说,旧时代的他们都已经死去,但新时代的他们,那就未必了。逃出核心后,我发现那座古怪建筑再度回归,这也表示,一旦悟透怎么让男性尸体传导回过去,我也能再度去到一切灾难始发点!在刺豚舱待了没几天,已死去的马德兰等人,带着‘河边’分部的莱斯利,也就是另一条线上的你,”老头手指着发言人,解释道:“这有点混乱,你们还是按新旧时代去理解。总之他们是打古怪建筑里回来的,并告知我说,在他们这组时间线里,第一动力源也是我的产业。就这样,我傻乎乎去看了一次,果然此言非虚,慢慢地,刺豚舱就被暗中渗透进许多人,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想你们也都知道了。”

“80年代第五支队伍突然放弃探寻核心而去了非洲,而你的旧时代也有这支队伍,同样去了非洲,两者都待了七年,这点是吻合的。”发言人思索片刻,道:“他们究竟上那干什么去了?”

“那个地方叫做非洲之眼,你们新时代干嘛去了我不可能知道,但我的时代里,有人在勘探地质时,发现了一座遗迹。所拍摄的照片里,有摩萨利尔一模一样的壁画,所以才派出队伍深入研究。”老头让发言人从综合机提取照片,提示道:“峡谷的北侧,有一座高塔,叫做亡灵骨塔,揭示了地底人帝国历史由来!非洲之眼的遗迹,就是其中之一的图腾。那里是镜子最早被人取走的地点!我们的人建立了火炬舱,发现世上共有三面镜子,我们发掘石卵时找到的是其中之一,还有另两面镜子,尚在世界未知角落里!不过,我很幸运地看见,第二面镜子正捏在那小子手里。”

说完的同时,他让Alex走近些,反复端详盘子。

“那么你的镜子呢?”Alex将盘子凑到他眼前,道:“也和这个一模一样吗?第五支队伍在非洲就干这事?”

“一件件来说,你的镜子和我的不同,我的镜子上没有女神,而是图腾生命之花。这面镜子,已经让清场者福卡斯夺走,基于这点,我封闭了内厅,将他们困死在这里。”他痴迷地看了一会,叹道:“而至于他们在非洲还干了什么?那就是发现回到过去的方式,至今仍有四个人还待在火炬舱里!”

“那会不会因为你的世界裂变论,他们或许都不存在了?”坦克问道。

“我觉得不可能,在封闭另一个福卡斯和叛徒们时,听他们在上面谈起火炬舱。旧时代的组员,在裂变时躲在遗迹里,被完整保存了下来。”

“这里头有个最大疑问,我来理一理。”发言人团着手,说道:“好吧,我们还是按照世界裂变概念。你们六个月前进入核心,造成一次新旧交替,但波特自称瞧见过两次交叉电网,为什么只发生了一次裂变?”

“难道你们不曾发现,自己救出来的那些家伙,略有些不同?”老头狡黠地眨眨眼,问道:“能瞧见他们吗?”

“他们似乎成了隐形人。”刀疤脸耸耸肩,道:“就是这样。”

“你答对了,孩子,知道为什么吗?在他们夺走盘子试图打开内厅大门时,我在底下也同时关闭了整座皇陵,这样,就产生了微误差!时间线上的微误差!”老头如果此刻还有两条手臂,必然会相击欢庆。他得意地笑道:“这么一来,这些人就掉入了三维空间和其他维度空间的裂缝里,成了半人半鬼,没了形体,看不见人影,却又真实存在着。例如他们想动手,你照样会吐血。所以,他们离开这里后,只有两个去处!第一个是非洲之眼,找寻第三面镜子的外型;第二个去处,他们会设法前往中国,到昆仑山寻找答案,某个叫血浮屠的地方,千方百计要复原回来!这也就是说,我开启的世界裂变只有一次,不是两次。而你们重开了大门,世界历史又被改变了。”

“有两个疑问,长期不得解释,这是我第一次问起。”我回想起汉尼拔蛊惑的话,忧心忡忡问道:“在刺豚舱内,有一座蛋屋,当时在我们清理时,都被一股绿气熏倒,但事后身体毫无不适。有人说,中毒的人都活不过一周,是否是真话?还有一点,我们找到的线索里,证明摩萨利尔总共有四处镜子图标,那又究竟是什么?既然标注得如此清晰,一路过来似乎又毫无作用。”

“是不是你也被熏倒了?那就太好了。这就叫宁与外寇不予家奴。老实告诉你,那股绿气,就是当初熏趴我们的菱形箱子粘稠物。这种东西,对于从未接触的人而言,是一种福祉,即保留所有裂变前的记忆,难怪你和那个有刀疤的人会记得!但是,它对于已接触过它的人而言,是种致命毒药!我故意封在内墙中,那里是第二座镜框的所在地。想要掘开板子的人,就要付出风险,所以叛徒们只能看在眼里恨在心头。”老头剧烈咳嗽起来,气息开始弥乱,他思索片刻说道:“至于四处镜框图标,它们是远古地底人留下的,究竟派什么用?我也不清楚。不过你们最好别去乱碰,我们挖石卵时就发生了事故,死了几个人。这个仍有待研究。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事儿啊。”

“明白,怎么把你打包带走?”刀疤脸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道:“您就直说了吧,老爷子。”

“带走?开玩笑,我是带不走的。因为,在封闭清场者福卡斯和叛徒们时,我就已和主轴融为一体了。”老头叹息一声,道:“最重要的事,有关于你们,而不是我。第一件事,进入刺豚舱接触过金属生命体的人,已经染上了不治之症。这种病,目前还没有名字,我们管它叫做刺豚病毒,说白了就是血液金属化。此后的四周里,你们会逐渐发生病变,过程会很凄惨,万分痛苦。以刺豚舱的稳定液和疫苗,只能维持两年生命,而且一次就失效。但并非无法根治,我不是怂恿几位替我办事,但你们有必要去闯次昆仑山,在那座浸透鲜血的宝塔里,有着史前另一支地底人留下的月钥,被释放的灾星们正是冲着它们而去。”

“这个。。。”黑衣发言人眉头皱到一起::“不带走你,要怎么交差?”

“第二件事,也与你们有关。如果你们不来搭救,再过一小时,原先被封闭的人,会因窒息而亡,一切危机也等于化解。而我,最多还有几十分钟生命。摩萨利尔核心,每隔94年必须升空一次积聚能量,停顿时间为八小时,之后它将再次沉入地底。1913年我所拍摄的照片,恰好是前一次升空。所以,在启动前,齿轮房会对整座建筑进行真空处理。我若是你们,该开始考虑撤退了。不必担心我,我是个永生者,死在这里,就会在其他地点不停复生。没准这会儿世界又裂变了,当你们回到老家,就瞧见我正坐着等待报告,这也有可能。”他用眼角示意我们捡起巨杵背后的一只公文包,说道:“没有再多时间,一切疑问,我包里笔记本都有答案。同时告诉我家人,只要仍有一口气,我会不断设法回到起源点,将阿隆佐活生生带回现实,将一切不该有的修正回去!别了,孩子们,八年后再见,让我这个老头,安静得在此等待死亡。”

众人一片哑然,默默退出镜腔回到内厅,开始安排大家进行撤离。

“军校导教,我有些话想对你说。”黑衣发言人走在最后一批,他像忽然想起些什么,拍拍我肩头,道:“离开大山后,我建议你最好先回一次‘河边’,那里出了点事,与你有关。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当时人在总部,并未亲眼目睹。这件事发生有段时间了,之所以起先对你隐瞒,是怕你分心。回家后去见一见处理人波特,他会详细告诉你始末。”

五天后,我搭坐航班,跟随第一批伤员,回到瑞士。至于Alex以及其他人,暂时留在摩萨利尔,进行整理和收集信息。当我再次走入“河边”地底建筑时,就像隔了一个世纪般陌生,屋里屋外都在忙着装修,墙皮被粉刷一新。

而科学家波特,则提溜着雨伞,站在潜艇的岸埠边张望。他似乎受了伤,手臂打着石膏,见到我们出来,顿时喜出望外。

不过,我再度见到他,内心毫不激动,总觉得真正的波特,已经死在了摩萨利尔,而眼前的他,显得如此不真实,如此虚幻。

“你们总算回来了,莱斯利已和我通过电话。”他单臂抱了抱我,叹道:“所有的事我和花格子都已知晓,大家都尽全力了,虽然遗憾,但也没办法。军校导教,你跟我来,我有事和你说。”

“你的手怎么了?”我边走边问,道:“干啥事伤筋动骨?”

“这正是我打算告诉你的,事实上,我被尸蜕袭击了!”科学家波特指着沿路繁忙的工人,问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好端端为啥要装修?”

“是有些奇怪,尸蜕怎么回事?”我挠着头皮迷惑地问道。

“还记得停尸室内摆放着两具尸蜕吗?一具是翻译矩码的Q54,还有一具是潜入破袭我们的Z67。你当初好提到神秘液体的色泽问题,恰巧就让你蒙对了!”他四下张望,凑近我耳边,神秘地说:“前者原液就是橙黄色,后者才是铁锈红,没有因时间变异这种事。它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基液!橙黄液体压根就没让总部调走,而让潜伏的内奸私自藏了起来!”

“诶?”我不由停下脚步,质疑地望着他,问道:“内奸是谁?找到了没有?这事儿,难不成是在怀疑我?”

“不,你要是内奸,何必公开谈论?潜伏者已经查明,他暴露后失踪,名字说了你也不认识。”科学家波特扶着我肩头,示意打弯跟他走,同时叹气:“那家伙将铁锈红基液置入信使体内,尸蜕由此复活。怪物到处纵火,还打伤了夜班警卫和我。所以,这才重新装潢!这一切与你太有关了,只管跟着来,去出发前招募处的屋子看看。”

说话间,我与他已来到房前,他颤抖地掏出钥匙卡,打开了屋门。

“军校导教,你往黑板看,在你的照片旁,写着什么?”他手指着当初登记参加行动人员的姓名表,惊恐地说:“那就是一份死亡邀请书!”

只见黑板中央,我的照片和名姓,让人用记号笔划了个圈,边上留下一行娟秀的小字,

写道:

“Got U!”(逮到你了!)

第一部全文完

少校Alex完成于1.14.2016

本书首发来自拉菲娱乐,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亡者之路之代号摩萨利尔》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超能仙医
2医圣妙手
3剑仙在上
4妖怪调查局
5制霸全球
6都市之最强狂兵
7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8天价契约:慕先生,轻点宠
9庶女撩夫日常
10恶毒女配日常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拉菲娱乐官网必读

1继承千万亿 作者:串串都很香
都市生活521876字
平时读书不努力,回家继承千万亿。 张丰作为亿万豪门候选继承人。 他权倾天下!

2我!最壕狂婿 作者:夺命狂徒
都市生活326888字
五年后,禁令解除,我终于不用再韬光养晦,那些我曾失去过的,我终将亲手夺回来!

3雪狼出击 作者:钟表
军旅生涯1478395字
少年林松遭巨变,血海深仇,神秘身世,人狼情深,热血军营,一人一狼铸就最强兵王。

4史上最强炼气士 作者:文人默客
异界大陆151217字
五千年前,突破炼气踏入修炼之途,五千年后,以炼气称霸宇内四方,笑傲三界内外。

5我的阎王生涯 作者:观表
幻想爆笑73930字
阳光地府,颠覆传说!穿梭阴阳两界,演绎爆笑兼职!想象不到的阴间!另类鬼故事!

6重生之帝君归来 作者:白少伟
异术超能134546字
豪门弃少穿越天界,得帝君传承,强势归来,灭豪门斩强敌,震慑九州,无敌天下!

7最强神壕 作者:九夫人
都市生活287431字
小姨突然打过三千万做零花,说:他陈达,是全球顶尖的富二代!从此开启恣意人生!

8我养的宠物都超神了 作者:易绝生
东方玄幻262815字
比传承,我有诸天秘术。比背景,万界帝仙皆我之好友。比实力,我灵宠都百级了。

9重生之修罗归来 作者:琅琊一号
都市重生1709796字
一代修罗重生归来,铁骨柔情,浴血九天,誓要君临这片天地,傲立宇宙星空之巅!

10我的身上有条龙 作者:任我高飞
都市异能104943字
权衡带着身上的龙,开始了他的梦想,为了文明与快乐,建立自己的文娱帝国!

更新于2019-05-14 22:23:32 查看最新>>

银河提款提不了怎么办ps老虎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