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个性化>> 情感小说 >> 辞雨寒梅香胜故 [书号299346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凯天娱乐注册换账号躲避ag

《辞雨寒梅香胜故》 余枉生/著, 本章共8557字, 更新于: 2019-05-20 22:32

帮忙收拾好碗筷后,韩出梅又坐在电脑前点点按按起来,我没有去打扰她的想法。走回房间,我靠在床上想着吃饭时听到韩出梅做过直播的事。

我当然知道韩出梅为什么要直播又不愿意露脸,直播是为了补贴家用,不愿露脸是因为我不喜欢,她在尽她自己的全力为这个家减轻负担的同时还兼顾到我的感受。

我的眼眶竟然有点湿了,不努力控制一下的话眼角好像要流出泪水,摘掉眼镜擦了擦后,看着天花板。这一刻我无比怀念韩出梅,不是隔壁房间那个。

三个月后

我下班开门回到家里,韩出梅正在电脑前和其他人说着什么。看到我回来匆忙压低声音,同时指了指餐桌示意晚饭已经做好。

非常简单的三个菜,我独自一人坐下吃饭。现在她的直播工作很忙,并不是每次饭点都可以抽空出来坐下与我一起吃饭。

家里不知名的化妆品瓶瓶罐罐的冒出一堆,各种衣物已经塞满了原本的衣柜,不得已在客厅搭了一个简易衣柜才把问题解决。最让我想不通的是她的包包,明明基本都呆在家里没有外出,可是她的包包却越来越多,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

“都是你买的吗?感觉都不像是便宜货啊?”我之前担忧的问过她一句,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有问我要钱了,现在社会上的事太复杂我怕她受到伤害。

“有些是自己买的啦,不过很多还是网友们送的。”她轻松的回答我,好像钱在她看来不是问题。

是的,钱似乎真不是问题。我能看懂的是她这三个月内换了4个手机,送我耐克限量版的鞋子,还有家里那些新潮的小玩意,气囊按摩仪、扫地机器人、空气净化器、beats耳机……我偷偷上网查过,都不是便宜的东西,对于我来说。

某次,家里快递送来一台电脑主机,竟然是2028ti的显卡。

“你好像不怎么玩游戏吧?怎么用这么贵的显卡?”

“我和老板说要最好的,都是他推荐我的。这个算是很贵吗?”

“我看你这一套没有2万块钱,下不来吧?”

“我觉得还好啦,比包包便宜点。”

我空的时候,会看看韩出梅的直播。可能是我天天见她没有新鲜感,我觉得她做直播一般,坐在摄像头前,唱唱歌或者网友们闲聊互动。如果有人打赏了,她会做一些可爱的表情感谢对方,基本上下午两点开始到晚上一点左右,如果有网友打赏多了,通宵也不是没有的。她在网上与那些陌生男人们的聊天让我愤怒,多少次我想冲到隔壁房间,砸掉她的电脑和手机,还有那该死的摄像头!但我没有理由,也没有勇气,我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

我的早餐已经彻底消失,这点幸好有龚知美。晚饭要看情况,直播没有很忙的时候,她会帮我简单准备一下,忙的话就只能自己上了,一起吃外卖也不是没有的情况。

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电话,她非直播时段的电话很多,我可以从她接电话的语气里听出对方基本上都是男人,我周一休息在家时,韩出梅都会出门在外面过道上接电话,这样的感觉让我极度抓狂,但这是她的隐私,虽然我十分想知道她在和谁电话,说的是什么,为什么总有人送礼,还有她那让我吃惊的收入情况,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

韩出梅似乎越走越远了,我抓不住她的衣角,看不清她的背影。我感到紧张与愤怒,她怎么可以借着我对她失忆的宽容,做出这样乱七八糟的事来。我是一个成年的男人,其他男人心里龌龊的想法,我清楚的很!我必须采取措施来看护好韩出梅,不能让她走上歪路。

这时,我看到了她换下来搬到我房间里的电脑旧主机。

正在我把她的旧主机连接上屏幕时,韩出梅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门口。

对着正蹲在地上的我,她一脸疑惑的问:“你在干嘛?”

“那个……我想把旧电脑用起来嘛,只是放在角落吃灰感觉有点可惜啊。”被突然出现的韩出梅吓了一跳。

“那你不用继续弄了,老主机上的硬盘我找人移到新电脑上了。”

可恶!肯定是趁我白天上班不在家做的。

“哦,这样啊。”我波澜不惊地回应。

“你是想用电脑吗?我帮你再买一台和我一样的吧。”

“不用了。”韩出梅的话让我生气,我为什么要你买给我?说的这样轻巧,是对穷人的施舍吗?

“我明天要去S市旅游,我的身份证在你那里吧?”她没有继续刚刚的话题。

我有点意外:“怎么突然想到去旅游啊?你一个人去?”

“不是,是直播平台组织的,大家从各地出发,一起到S市集合,然后正式开始。”

我虽然反感这样突如其来的通知,但确实找不到什么借口阻止她。

“要去多久?”

“预期是一个星期,可能会多两天也不一定。”

这么长时间嘛,我想我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查查她的新电脑了,原本像说自己不知道她身份证的事,现在我决定改口,并且马上拿出来递给她。

第二天,因为登机时间是下午3点,工作的关系我没有送韩出梅去机场。晚上回到家,我随意点了一份外卖就坐到韩出梅的电脑前,虽说家里就我一个人,但是我依然感到紧张无比,就像初次行窃的小偷。

我一鼓作气按下电源键,打开显示器,调整好键盘鼠标。很快电脑开始启动,几十秒后,停留在密码登录界面。

也在意料之中,我边吃着外卖一边开始输入密码,当然只能试试看了。

首先是她的生日,0720,不对。20000720,不对。那么00720,还是不对。手机号码,不对。手机号最后六位,不对。

“什么?密码连续错误5次,请5分钟后再次输入。”我对着屏幕自言自语道。

是新功能吗?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趁着这5分钟,我得好好想想密码到底是什么。

五分钟后,我输入123456,也许就是最简单的答案呢?

虽然我心中暗自祈祷了一万次,可屏幕上无情地显示“密码连续错误6次,请15分钟后再次输入”

我C!我很少说脏话,但这次竟然没有控制住自己。

看来这个锁定时间是随着连续输入次数的增多而递增的,下次也许是30分钟,再下次可能是1个小时,最后可能是无限大的时间。

真的就这样放弃吗?可真的继续试下去,总有一次时间会长到韩出梅回家后还没有解除限制的,如果被发现我偷看她的电脑,她会有怎样的反应呢?我不敢想象。

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啊,毕竟我很少这样有机会去了解韩出梅的隐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15分钟的限制又到了。

那么这次试什么好呢?我想了想,微微发抖的手指输入家里的门牌号,0712。

“密码连续错误7次,请60分钟后再次输入”

直接跳到1个小时了吗?这样试下去的话,我感觉没有几次机会了。

手机突然响起,被吓了一小跳的我看了一眼是厂里小何的号码。

“组长,打扰一下。今天您反应的办公室无线网络问题,我这边已经重新调试好了,现在我试了一下一切正常。明天您上班后再看看,如果有问题,随时联系我。”

“小何,你辛苦了,这么晚还在厂里。”

稍微说了几句,我就把电话挂了,还有更重要的事在等着我。

傻傻盯着电脑屏幕十几分钟后,我又拨通了小何的电话。

“小何,实在不好意思,你看方便的话……”

一个小时后,小何坐到了韩出梅的电脑前,当然他以为电脑是我的。

不过如此女性化的键盘鼠标让小何微微感到诧异,但他并没有开口问我。

“现在的小孩啊就是这样,说来巧了组长,我自己电脑前几个月也被亲戚小孩乱搞,结果锁掉了。亲戚小孩嘛我们能说他什么呢?还不自认倒霉!”

“是啊,小侄女周末家里不让她玩电脑,偷偷跑到我这里来玩,还嫌我鼠标键盘差,自己新买了一副。玩又不好好玩,把电脑搞成这样。我又不好和她父母说,和你说的一样,自认倒霉吧。这次修好了,我也和小侄女说没修好。”

“哦……”小何恍然大悟的感觉,“组长,你想个新密码吧,我这边一起改掉。”

我不能改掉韩出梅原来的密码。

“新密码吗?我从来不设密码的,你把原来的密码告诉我好了,空了我自己改。”

“好的组长,密码是0657,你记一下。”

0657,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还是随手输入的?难怪我猜不出,这样没有逻辑性的密码我是不肯能猜得出的。

送走小何,时间已经是11点50了。

我又重新坐到韩出梅的电脑前,一大片处女地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让我情难自禁。

一个星期后,韩出梅并没有回来。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我根本联系不上她,电话、短信、微信统统没有回应。

太过分了!过几天回来我不仅要她好好解释解释她那乱七八糟的直播,还要和她彻底摊牌,关于她所有的一切我要全部说出来,我才管不了她受不受的了那样的刺激!

半个月、一个月过去了,我任然没有联系到她,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我只知道她去了S市,但是她真的去了吗?还是已经离开?我不知道。

天气转凉了,我胸中原先的熊熊烈火也渐渐褪去。我联系过她的直播平台,可是对方工作人员只是说确实有一次旅行活动,但之后个人的情况就不清楚了,而且根据平台记录,韩出梅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做直播了。

我甚至去警局做了失踪人口登记,可依旧没有消息。

她似乎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踪迹。

生活工作还是继续着,地球并不会少了任何一个人而停止转动。从最初的愤怒到之后担忧,现在归于平静的我,又提着行李来到了机场,参加第二期的阶梯培训。

还是老周和龚知美给我送行。“表妹”韩出梅去其他城市工作了,这是我跟所有对韩出梅消失有疑问的人的回答。

大家都只是“哦,这样啊”来应对我的回答,是啊,除了我,韩出梅的消失对全世界的人来说都无关痛痒,我凭什么认为他们都要像我这样失落、绝望?

“加油!等着你的好消息。”龚知美在安检外为我打气。

我走过安检,转过头对她回以微笑。

如果说第一次培训是一道门槛的话,第二次就算是已经踏入门槛里了,一切轻松顺利的像走了一个过场。

半个月后,培训结束。回来后的第二天夜里参加晚老周给我设的接风宴后,喝得有些醉意的我被代驾开车送到小区。

强撑醉意,我谢绝了代驾小哥要送我上楼的好意。

“我清醒的很,我没醉。”这是所有醉酒后还残存最后一丝理智的人的经典对白,我真没想到我也会有一天用到。

今天我才体会到酒真是一个好东西,只要把它喝下,所有一切放不下的事统统变得泥沙黄土般不值一钱,“都去TM的吧!”,如果你还是没有放下,那只能说明你喝的还不够。

我靠在电梯角落,韩出梅的影子在脑海一边一边的闪过,和她第一次的见面,陪她去动物园,听她说自己生事,所有的回忆片段都在脑海里激荡。她是我的妻子,我的爱人,我30多年来唯一真心对待的人,可是这又怎样呢?我还是失去了她!既然结局注定是这样,上天又为什么要让我和她相遇呢?这不是诚心给我添堵吗?我是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报应。

痛哭流涕,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态,我奔溃了,像一个婴儿一样撕心裂肺的嚎哭。晃晃悠悠的走出电梯,向自己家门走去。眼泪滚滚而下,一点也控制不住,我甚至看不清哪个才是家门的钥匙。

虽然醉的厉害,但转动钥匙的一瞬间,我还是察觉到门没有上锁!难道我今天忘记锁门了吗?我从来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

我小心翼翼把门推开一条细缝,想先看看什么情况。

客厅的灯是亮的,沙发上似乎坐着一个人,我的眼睛看不清楚。

“你回来了啊?”是韩出梅的声音!

可恶,我怒不可遏的冲到她面前,大声咆哮:“你死到哪里去了?”

说完,我后悔了,现在我才看清她不是韩出梅,虽然我醉酒了,但她显然比韩出梅好看很多,我说的是她的五官精致的让我惊心,这样的美人为何深夜独自出现在我的家中?

这时酒醒了大半,我用袖口擦了擦眼睛,又开始端详起对方。

我很肯定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不然这样的美貌我不可能完全没有印象,这样的美,美的甚至不敢看她的眼睛。半响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根本不认识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表哥是我啊!韩出梅!”对方先开口了,确实是韩出梅的声音。

我开始有些结巴:“你……你是韩出梅?”

“是啊,我是韩出梅啊!”

莫名的愤怒冲破脑门:“你怎么回事?啊?都半年了没有回家!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会!现在怎么又搞成这样?”

参加完直播平台的旅行,韩出梅受到一个经纪公司的邀请。对方实力雄厚愿意出资改造他们看好的韩出梅,半年的时间里韩出梅除了整容外,还有唱歌舞蹈塑形等专业的培训,目标当然捧红韩出梅,为公司带来利润。

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极度保密进行的,就连她的至亲好友都不能透露。如果,韩出梅违约透露出秘密改造的一点风声,那么不仅仅是已经投在她身上的钱,还有天价的违约金都要韩出梅赔偿。事出突然,韩出梅没有,也没法和我商量,为了自己的前途,她愿意放手一搏。

我在一旁静静听完她的诉说,没有打断她。

已经完全清醒的我开口问她:“所以现在你想怎么样?”

“表哥,我想来看看你。你不是说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吗?半年来,我过得也很压抑,我……我只是想找人……”

“你还是要走的,对吗?”

“嗯,马上就要走了,公司第一期计划我已经完成。今天是借口回来拿点东西,主要是想见见你,和你说明一下我的情况让你不要担心。”

“和我说了这些,你不怕违约了吗?”

“我只是怕你担心,毕竟不辞而别的人是我,我要给你一个交代。”

我没有再理会她,径自走到大门口,把门锁上。

“回来就是回来了,你再也走不了了!我斩钉截铁的说。

韩出梅一脸诧异,随后惊恐地从沙发上跳起:“表哥,你有病吗?”边说边冲向我,她想推开我,好打开锁。

“表哥?谁tm是你表哥?”我一把把她抱起扔到沙发上,“我是你老公!”

“你发什么疯?!”她从沙发上坐好,开始对我大吼。

所有的压抑,所有的无奈,所有的痛心,所有的一切,在一瞬间如大坝溃堤,一泻千里。

我说双手死死钳住韩出梅的双肩,面对面用更大的音量把所有的事全部说了出来。

韩出梅显然被我吓到了,面无表情的坐在一边。我沉默的站在一旁,这样摊牌的局面是我没有想到过的,痛快是痛快了,但如何收尾呢?我不知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出梅的手臂上出现了一些小红疙瘩,但她似乎无动于衷,还是一脸沉静的坐在那里。我刚要开口提醒她关于酒精的事,她却先开口了。

“你刚才说的那些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是啊,我有什么证据证明韩出梅是我妻子呢?我们甚至连结婚证都还没有领,因为那该死的车祸。

“是的,没有证据我凭什么相信一个醉鬼的话?”她开始嘲笑我,说完她不自觉地挠起手臂上的小红疙瘩。

“证据?证据?”我也在不停地问自己,证据呢?“我有证人,我现在就打电话!”

幸好李姨的电话还存着没删除,我立马拨了过去。已经深夜1点多了,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到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ing is not existed,please try again later..”我靠!

我又翻到王姐的电话拨过去,结果一样。

“证人呢?”她咄咄逼人问我,通过我脸上的表情她似乎猜到了我找证人的情况并不顺利。

“天亮我们马上去你老家,你爸爸老韩还有村长都可以证明!”

“抱歉,一来我的时间非常紧张,二来我为什么要和一个对自己表妹有龌龊想法的变态去那种深山老林的地方呢?所以现在请你马上开门,不然我马上报警了!”她把手机对着我,屏幕上显示着“110”,手指正放在拨号键上。

看着她头也不回走出门口,我来到她的房间把一切都砸了。房间里的一切都是她走时的样子,半年多来我尽量维持着所有东西没有变化,每当我想念韩出梅时,我就会来这里待上一段时间,静静的回味和韩出梅的滴滴点点。

现在,我留着这些有什么用?韩出梅已经不是韩出梅了,现在的她没有之前的记忆,连容貌也不一样了,里外都不相同的一个人,我甚至怎么可以再叫她韩出梅,真正的韩出梅在车祸的那一天已经死掉了不是吗?

窗外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声音:“大半夜又吵又砸的,让不让人睡了!是不是TM想死啊?!”

我冲到窗口大叫:“你住哪?!老子TM现在就过来宰了你全家!”

小区一片寂静,得不到回应的我躺在一片废墟里,泪流满面。

五一节假日第一天的早晨,我领着迎亲的车队驶向龚知美家。厂里关照的很到位,要车给车要人出人,看着身后长的一塌糊涂的车队,我有点担忧的和老周说:“这样不太好吧?都影响到交通了!”

“今天大家高兴,没事的!没事的!”

“影响的人家总是不好。”

“阿雨,你现在是主管经理了,怎么说都是厂里的中上层领导,还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

“老周,你可别拿‘主管经理’来抑郁我啊。你也知道我不是这块料!”

“阿雨,这就是命啊!想要的要不到,不想要的却要到了,这找谁说理去?”

在我身上的红包塞完后,门内龚知美和一些女眷还是死活不开门。我们一行男同胞统统被堵在门外。

怎么大家都不按说好的来呢?明明昨天说塞完红包就开门了。

气氛有点尴尬,闹哄哄的男女对话中,我一句话都不想说。

老周的声音最大,他似乎乐在其中:“里面的不要太过分了!不然门开后,一个都不放过!这边的男同胞都是一群老光棍!”

说完,男人群发出默契的笑声。

“呸!一群老流氓!快点红包塞进来,不然今天新娘接不走哈!”一个陌生老女人的声音传出来,又尖又细听的我无比厌烦。她说完,门内的女人发出一阵笑声在附和她。

我在也忍不住了,本来简简单单的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复杂?我用力的敲门,对着里面大喊:“不是昨天都说好了吗?怎么还要红包?”

“涨价啦!”又是那个老女人!

“我身上红包都塞完,一个都没了。”我强忍着气,几乎哀求和对方说。

“不管!今天出了这个门新娘是要跟你一辈子的!多要几个红包怎么了?新娘还不值多出的那几个红包吗?姐妹们!我们是不是再多要几个红包啊?!”门内又是一阵大声的附和,好像故意说给我听一样。

我心里一沉,放下脸来推开众人要走下楼梯。老周看出我脸色不对,急忙拦住我:“兄弟,你怎么了?”

我面无表情:“不结了,我要回家!”我试图甩开他的手。

老周边抱住我不让我走边对着门内大喊:“快点开门,新郎闹脾气了!快点开门!红包等下我补给你们!”

“你骗鬼啊!大家别信他们!男人都是骗子!”又尖又细的声音再次传出,我无比厌恶,只想快快离开。

老周终于也急了:“TM的有病啊!兄弟们直接把门撞破喽,我来赔!”

晚上开宴前,我、龚知美、龚知美妈妈、老周,还有几个亲戚在酒店的房间里做晚上婚姻仪式前的准备。

龚知美和她妈妈相拥而泣,我默默的走出门,不想打扰她们。

老周也在外面,看到我出来和我一起走到酒店大堂外面,他抽出一支烟点上后,又拿出另一只烟递到我面前:“试试?”

我微笑谢绝:“你知道我不抽烟的。门的事我来赔吧!都是我自己闹脾气闯的祸。”

他笑笑:“小事情啦,你现在和龚知美结了婚,我们就是亲戚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我回以微笑,十分认可他的说法。

等老周快抽完烟,我正准备转身和他回房间时,发现他站在原地没有动。

“怎么了?”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远处车辆行人一切如常,看不出什么特别。

“阿雨,”我被他一叫,回头看着他:“既然选择结婚了,那说明你愿意和龚知美走在一起。结了婚一个人的事就变成两个人了,你今天这样闹小孩脾气,知道有多吓人吗?你的朋友、同事在你闹脾气的时候可以随时离开你,毕竟眼不见心不烦。但龚知美可以吗?发脾气是痛快了,烂摊子谁来收拾?一个人的过错为什么要另一个人来承担?”

我没有话讲。

“当然,阿美也有她的缺点。我希望的是你们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一起携手变成更好的人,而不是一方抓住另一方的过错、缺点来回鞭挞,互相挖苦。那不是婚姻,是地狱。”

“今天您没有失去女儿,而是得到了一个儿子!”随着司仪洪亮的祝词,令人耳痛的音乐响起,婚礼仪式告一段落。

我和龚知美开始一桌一桌地进酒,龚知美有了身孕自然是只能喝点饮料意思意思,而我注定在今夜成为重点攻击的对象。

一开始,我还竭尽全力和对方讨价还价能少喝一口是一口,但是过了两桌发现纯粹是浪费时间,因为该喝的还是要喝。还有十几桌客人等着我呢,单位领导同事,各家亲各户戚,双方朋友同学,没有一个愿意轻易放过我。

去厕所吐了几次呢?我记不清了。

龚知美也因为身体不舒服先回房间休息了,一片狼藉的会场上,人走了大半,只有一些好酒分子自己拼成一桌继续征战沙场。都是一些大领导,我不得不上去陪着,嘴上说着“领导海量”,心里却想着这帮混蛋怎么还没结束,我真的好想起身回去好好休息。但回想起老周的话,我打消了念头。

成人的世界里哪有小孩般的随意,喜欢就留,不喜欢就走?

整个会场上唯一的一桌上依旧觥筹交错,文雅的、粗俗的凭借着酒精的魔力混淆在一起,最后融入一阵一阵痴痴的笑声中。

朦朦胧胧间,我看到了韩出梅站在会场的门口。真的是她吗?现在已经没有人会注意我的离席了,晃晃悠悠间我走到门口,这里并没有人。

是喝的太多了,产生幻觉?我不死心,勉强辨清方向,我晃到酒店大堂。

“刚刚是不是有个女人从这里走出去了?”

“先生,虽然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但刚刚到了一批五一游客,来来往往的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位女士?先生,你好像喝醉了吧?我这边安排……”

我没等她说完就自顾自地走开,推开酒店玻璃门,走在凌晨空无人烟的大街上。

一阵风吹过来,我身子一抖倒在地面上吐了出来,红酒白酒啤酒,还有嚼碎的食物这些原本桌子上精美的散发着迷人香味的食物饮料,在我的胃里混成一团后,现在被我吐在地上,散发着恶臭。

我想离那些呕吐物远点,却发现自己竟然站不起身来,我的手脚已经不是我的了,我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意识开始模糊,眼睛再也撑不住了,也许在这里睡一觉也是不错的选择呢?我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被人扶起,坐到了街边的长凳上。半醉半醒间,我看到对方是韩出梅,不,应该说是艺名“一出梅花九州寒”的当红女主播。

“你来了?”

“我已经联系酒店了,他们马上过来接你。”

我集中全部的注意力,抓住了她的手。是真人,果然不是幻觉。

“你放开我!马上要来人了!”

“为什么要……?”

“放开!你知道酒精对我来说有多危险的!”

我的脑子一瞬间完全清醒!我死死盯着她的双眼,不敢相信所有发生的一切!

“你再说一遍!”

她身体震了一震没有回答,只是用尽全力掰开我的手指。

毕竟还是醉酒无力的关系,她挣脱开我跑了。

我倒在地上,看着她上车,看着她发动,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远的背影,我能做的只是使出全身力气对着天空大喊一声:“骗子!”

本书首发来自拉菲娱乐,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辞雨寒梅香胜故》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我有一个冒险团
2雪狼出击
3霸道兵王在都市
4明朝狠人
5空姐的神医保镖
6继承千万亿
7闪婚成宠:偏执老公太凶猛
8权少,一吻成瘾
9萌宝当道:我家妈咪是女王
10重生农女喜种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拉菲娱乐官网必读

1江湖枭雄 作者:岐峰
另类视角 331145字
人言命运如江湖归海,天意难逃。 殊不知枭雄迎众逆流,自有其道。

2三国之天下无双 作者:风云乱舞
历史穿越 1264483字
乱世开始,被迫成为黄巾杂兵。 几番绝境挣扎求生,刘争相信,只要不死总会出头。

3仙武都市 作者:半醉游子
都市异能 2380201字
高武都市,玄幻文明,不一样的二十一世纪,少年霸王缔造热血传奇!

4全职武师 作者:沙默
都市异能 111783字
重生超武世界,他出生微末,却不甘寂寞,欲为世界之王,人上之人。

5剑魄 作者:恍若昨日
东方玄幻 249293字
他想要平静,但总有麻烦逼迫着他变得更强,一切好像都在指引他找出万年前的真相。

6修罗竞技场 作者:空月痕
东方玄幻 617765字
身为战奴,他身份卑微,修禁忌功法,铸不灭金身,化不朽战魂,于修罗场中称至尊。

7最强上门女婿 作者:小豌豆
都市生活 1670901字
上门女婿Ⅱ:失去记忆的王浩,稀里糊涂的成了上门女婿,偏偏妻子又是…

8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东方玄幻 691427字
修者为贼,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

9厄运诅咒 作者:小源先生
恐怖悬疑 859866字
生死攸关,人性扭曲,道德沦丧,想要生存,就要放下心中的天使!

10海贼之幻影 作者:落叶纷飞花满天
动漫同人 398278字
意外穿越,他决定要做世界上最自由的人,改变这已经腐朽的世界。

更新于2019-05-25 13:10:20 查看最新>>

无限金币的水果机app鑫汇宝官网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